故事会 > > 正文

那一年,成长的旅程

2020-06-29

那一年,成长的旅程

作者:纳长

  我的家乡在江南,是一个风光秀丽的鱼米之乡。那一年,不知是阴差阳错,还是命运的安排,高考竟然考到祖国的最南端——海南岛。  正如那宣传片中所展现的一望无垠的大海,和摇曳在温柔波光中的椰子树,海南的一切都是那么新奇,那么陌生,那么遥远。  是的,即使从地图上看,那也是一段可以用手指长长比划的距离。  第一次离了父母和家乡,踏上了这异乡的旅程。仍然记得离开那天,父母站在门口同我挥手告别;仍然记得,离别的街头巷尾,同学们不舍的眼光。  那一刻,我开始体会到成长。很简单,就是站在分岔的路口,你选择一条走下去,一边走一边含泪向爱着你的人告别;一边走一边遇见新的人,又有新的人来爱你。其中的悲欢离合,冷暖自知,在跌宕起伏的感情的落差中,变得坚强,变得成长。  在这里,我想写两件事。  第一件事是关于我在火车上遇到的一个苗族姑娘。是她,让我感受到一种对异性的关爱和作为一个男子汉大丈夫的责任,和漂泊在外的人们之间互相关爱的感情。  那天,我坐在候车室里,等待着南下的火车。后来有消息由于天气突降大雾,琼州海峡那边封航了,导致出入岛的旅客都滞留在两岸。于是我只能取消了原来的车次,无奈,先到广州再想办法了。  谁知祸不单行,到广州也有麻烦。车站工作人员告诉我,到广州的座位票已经卖完了,剩下的只有站票。问我要不要,我说不管了,要了,站票就站票吧。等走出售票厅,才感到一阵后悔。你想,拎个大包小包在车厢里站上二十几个小时,将是怎样一种情况,反正我没有经历过,也不敢想象。  随着一声长长的汽笛声,火车拖着长长的身子进站了,缓缓停了下来。车门刚刚打开,我就被人流推着,困难地挤进车厢,过了好久才站定。这时火车也启动了,继续向前颠簸,行驶着。  我扶了扶行李,抹了把汗,透了口气,然后疲倦无力地靠在身边一个座位。我打量了一下周围,无意间发现我靠的那位子坐着一个很好看的姑娘,和我差不多大吧。长得很清秀,不施粉黛,没有脂粉气,别有一种风韵,一种“清水出芙蓉,天然去雕饰”的感觉。  那姑娘发现我耷拉着站着,注意到我,就问,你是去广州吗。  我说,是哦。  沉默在一段时间后,她说,你看,每节车厢都人满为患的,你又是站票,我们一起坐吧,说着腾出半个位子给我。我感到有点意外,也不好意思坐下。后来她扯着我的衣角,说没事的。我就坐下了。聊了聊,她说她的家乡是湖南,先去了河北,再来到杭州她妹妹那儿住了几天,这次是去广州东莞打工的。我有点吃惊,我还以为你是学生呢。  是啊,同龄人都已经当家了,而且还是个女孩子…这时我总有点学业未成事业未成壮志未酬的感慨。  我们聊了很多,一起吃东西啊,讲讲经历啊什么的。还有周围同行的一些民工,彼此都讲讲见识。后来,我知道了她是湖南怀化人,湘西,土家苗族。湘西,沈从文,《边城》!什么,我的脑中忽然闪过了这样一幅美丽的风景。是的,这个女子非常单纯天真无邪,什么事都愿意和大家分享,也从这个女子清纯的装束和清脆的口音中,我就能感觉到淳朴的边城的味道。  入夜了,我们都是硬座,实在是困得很。说实话我还真是第一次那么近和一女生肩靠肩、背靠背得坐上一天一夜,没知觉了,就把头歪在她那马尾辫里,隐约感觉鼻子痒痒的。车厢里虽然有空调,但晚上温度还是很低。半夜起来,把自己那件略显陈旧的大衣给她盖好。现在想想好像有点滑稽,那时大概是看她衣着单薄,又有点感冒咳嗽,于心不忍吧。  终于到广州了,火车缓缓地停了下来。窗外飘着雨,而且很冷,她没伞我也没伞。她帮我拿一些包袱,一起走出站台,然后就被人流冲散了,茫茫人海不会再见。  这样的结尾的确有些伤感。我一直包括现在都很牵挂她,那个黑洞洞的广州总给人不安。我曾说,你下车后要快点回去,给你的朋友打电话,你一个女的在外面总令人担心。我对她最后的印象,就是那隔着数层人的背影了。  这其实是很普通的一件事,然而一想起来,总是能给人温暖的感觉。就像我那件旧旧的大衣,在春寒料峭的夜晚带给人一种温暖,这是一种人与人之间互相关爱的温暖。忽然又想起戴望舒的《雨巷》中的几句诗:“…像梦中飘过一枝丁香地…她静默地远了,远了,到了颓圮的篱墙,走进这雨巷…  没有来由的碰面,又没有来由的再见,我们被命运推着向前走着。那么相似的意境,充满单纯和美好,她就是我的《雨巷》,只要一想想,肩上心里就暖暖的,旅途将不再孤单。  第二件事是我到了广州,在广州火车站遇到的一个姓王的高中生。  话说我到了广州后,考虑了一下,打算第二天去坐飞机。那时候已经半夜十二点了,我不想多浪费住旅馆的钱,就想找个附近二十四小时营业的肯德基吃点东西,然后在那儿趴到天亮。  我就是在肯德基店里遇到小王的。我第一眼看到王,就知道他是个老实本分的人。我进去的时候小王正在看地图,我在他旁边坐下。攀谈了几句,了解到他是福建人,坐了好长的车过来,他是一个人去深圳旅游的。现在因为他招商银行的银行卡坏了,取不了钱,没有现钱吃饭和住宿,只能先露宿于此,等天亮后再去银行网点办理。我有点吃惊,他一个人在外面,这需要多大的勇气啊。  我把我的晚饭——几个路边买的温热的粽子递过去,和小王一同分享。他十分感动,要他手头的MP3送给我作为回报,我说不不,我又不是为了你的利益的。后来那家肯德基要消毒,关门了,我们只能辗转去了另外几家。  那个深夜,静静的广州火车站的街上充满着潮潮的雨水的味道。我们聊着走着,我和王十分说得来,聊了不少东西。我买了两瓶矿泉水,说,以水代酒,庆祝我们的萍水相逢。天依然飘着雨,试想想在这样一个陌生的街头,一个偶尔的相遇,两个相似的“患难”的人,别提多感动了。  后来在另一家店里,稍微收拾一下,小王继续坐着在看他的地图,研究他的路线。我便趴下睡了,拿起大衣,无意中发现我的衣服领子上留下了一根那个苗家女孩的头发,只觉得十分伤感;看了看对面的小王,一张朴素的娃娃脸。  我们萍水相逢,同舟共济的一晚,真的是感慨万千啊。此刻只希望小王能够平平安安地到达深圳,然后平平安安地回去。  是的,那一夜我真的是百感交集,想在一天中竟然能够发生那么那么多的事情,那么大的情感起伏变化,叫我怎么能够受得了说得清呢。我这一支笔说不清当时的我的感受,我只能这么写了。  天微微亮了,与王挥手告别后,我就得打算自己的行程了。我叫了一辆出租车,说,师傅,麻烦去白云机场。上车后,我一边看看窗外的街景,一边和司机说说话。那司机是个湖南人,挺热情的,一路上向我介绍广州的街区,讲讲他跑出租车的经历和这座城市。  我们的车子在机场高速上疾驰着,这时候雨下得愈发大了,噼噼啪啪地打在车玻璃上。我看着窗外,看着羊城广州浮动的灯火,忽然有想哭的感觉,想想这一路的旅程带给我的触动太大了。  早上七点多,飞机起飞了,慢慢地滑行,加速,冲破云翳,冲上了蓝天。我挨着窗边坐着,用手支着头,若有所思。隔着椭圆形的玻璃窗,看下面的白云机场越来越小,最后整个城市都消失不见。一小时后,当银白色的机翼掠过海南岛,当第一眼望见南边蔚蓝的大海,我知道,我的旅程就要结束了——海南,我到了。  在飞机降落前,我不禁又想了一遍路上遇到的这些人,这些事。多少次焦虑和不安,多少次欣喜和感动,这些平凡的蝼蚁般的聚散离合,这些萍水相逢。  看着窗外一片酒绿色的大海,看着在海边的微风中轻轻摇曳的毛茸茸的椰子树,我的心潮如同大海的波浪般起伏,压抑已久的泪水不知不觉流下来。  那一年,我的旅程。  那一年,距离教给了我成熟,也教给了我成长。


英国办留学证明 https://www.liuxue.com/lxnews/030709995/
-

-

相关阅读

dantangjian资讯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