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会 > > 正文

感情不出租

2020-10-14

  我是一名的哥,每天都在瓦城火车站附近拉客。我原先在一家企业机关工作,后来单位效益不好,我下岗了。下岗后的我,四处借钱,买了辆桑塔纳跑起了出租。我有个温柔贤惠的妻子和一个5岁的儿子,我妻子知道我每天在外跑车很辛苦,她就承揽了所有的家务事,我每天再迟回家,都有一口热饭热菜吃。

  尽管我们的日子过得紧巴巴的,我每天都是为了生计,没日没夜地在外面奔波,但我还是感到很满足。我想再苦上几年,把买车的钱还了,再把车包给别人干,我也做回小老板。

  这一天,已是夜里11点钟了,我还在火车站候着。这时,有一辆从上海方向开来的火车进站了。其他的哥们儿,一窝蜂地将车子开了过去。我呆在原地没动,我想那些下车的旅客,往往对上来堵住他们路的车很厌恶,他们常常会多走上几步到外面打车。说实话,我是个本分的人,我和那些的哥们儿不一样,我做生意很守规矩,从不做宰客的事。这时,我就发现从出口处走出一个穿红色风衣,手提行李箱,肩背一个亮闪闪小坤包的时髦女子。那女子站在出口处犹豫了一下,她看也没看停在她身边的那几辆,而是绕过那几辆车,朝我的车径直走来。  我急忙打开车门,把那位时髦女子请上车。这时,我才看清那女子的相貌,不由愣了一下,这真是个年轻漂亮的大美人。  上了车,我握着方向盘好半天后,才将自己的心收住。我扭过头问:“小姐,请问到哪?”那女子说到洪武饭店。我知道洪武饭店在市中心,离火车站大约有五六里的样子,从火车站有好几条路可以到饭店。我稍稍犹豫一下,还是选了最近的一条路。

  出租车在城市寂静的大街上急速驶过。那位小姐上车后,就一直没说话,而是表情矜持地看着窗外,看样子,这位小姐是第一次来瓦城。不一会儿,洪武饭店到了,洪武饭店是四星级酒店,我将车子开到酒店门口,立刻有一位穿红制服的BOY跑过来拉开车门,并提走小姐的行李。车停后,那女子看了我一眼,然后递过来一张50元的票子,说了声不用找了,就下车快速向大堂里走去。

  没想到那小姐出手这么大方,我吹了声口哨,高兴地将50元票子小心装进口袋。就在我发动车子准备离开时,突然从后视镜里,看见了那个躺在座椅上闪闪发亮精致的小坤包。我急忙将车停下来,我想那个女子发现包丢了,肯定会出来找的。过了十分钟样子,那位小姐果然急匆匆跑了出来。她一眼看到依然停在门口的车后,好像不相信似的愣住了。我急忙下车将包递给了那女子。我对她说:“小姐,以后出门要注意点。”那女子接过包,眼睛亮亮地看着我,就在我转身准备上车时,那女子猛地喊住我:“师傅,你要是打开包,你还能将它还给我吗?”说着,那女子拉开包,好家伙,那包里装满了厚厚一沓的百元大钞,我想那起码要有三四万。我笑了,对那女子说:“小姐,钱再多,那也不是我的,就算我拿了它,心里也不会踏实的。”说完,就打开车门上了车。那位小姐忙跑过来敲我窗子,我摇下车窗,那女子挂着一脸灿烂的笑容,递给我一张散发着香水味的名片:“师傅,明天早上,请你打我的手机,你的车我这两天包下了。”说完,一甩长发,回饭店了。

  我借着车灯看那名片,原来这女子叫陆小倩,竟是上海一家知名公司的经理,那家公司我知道,是一家规模很大的合资公司。我不由多看了那女子背影两眼,同时我在心里感叹着:真是人不可貌相啊,瞧人家这么年轻就当上了经理。我将名片装进口袋里,一踩油门,将车朝家的方向开去,准备早点回家,我心里很高兴,总算接到一笔大生意。

  第二天早晨9点钟,我按约定打了陆小姐手机。陆小姐一听是我,顿时显得很热情,她让我将车开到宾馆楼下等她。我将车开到宾馆楼下,不一会儿,陆小姐就下来了。她穿了一身高档的黑色套裙,脖上围着红丝巾,还戴了一副茶镜,整个人显得高雅而俏丽。我拉着陆小姐在瓦城兜了一圈,去了两家贸易公司。中午的时候,一家公司老总请陆小姐吃饭。吃饭时,陆小姐让我作陪,我推辞不掉,就硬着头皮坐上了酒桌。说实话,我这一辈子,还没吃过这么高档的酒席,一时间,我拘束得手都不知怎么放;而陆小姐大概这种场面见得太多了,显得很镇定。她和客人们随意地闲聊着,都是一些生意上的事,我看出来,尽管陆小姐年龄不大,但做生意已很老到,而那些人对她也都显得很尊重。

  第一天很快就过去了。第二天,我又将车子开到宾馆楼下,没想到这一次陆小姐竟换了套休闲服装,她笑着请我做向导,带她在瓦城好好玩一玩。说实话,我这个人平时书读得多,尤其对瓦城的名胜古迹了如指掌,再加上我说话向来幽默,这一天下来,我带陆小姐玩了很多地方。陆小姐一路都显得很开心,不时咯咯地笑着。回宾馆后,她让我第二天再来接她玩。就这样,我一连带陆小姐在瓦城玩了三天,可以说把瓦城所有好玩的地方都玩遍了。最后分手时,我发现陆小姐有些依依不舍的。说老实话,我这两天也玩得很开心,你想有这么个大美人陪你游山玩水的,最后还扔给你3000块钱包车费,你说我能不开心吗?我也舍不得陆小姐走。我将陆小姐送到火车站,陆小姐找我要了手机号码,她说她过段时间还要来瓦城,她还要用我的车,我当然求之不得。最后,我望着陆小姐在站台上消失的背影,内心深处不禁涌起了一种异样的感觉。

  大约一个月后,我正拉客的时候,接到一个电话。电话里半天没声音,我感到很奇怪,正想挂机时,就听到一个女子甜美的声音:“喂,王大哥,是我啊,陆小倩……”我一下怔住了,接着就感到心头涌起一股喜悦之情,我忙问她在哪里,她说在火车站,我说:“你等我,我马上就去接你。”挂了电话,我赶紧把车开到火车站,陆小倩果然在出口处等我。

  这一次陆小倩又包了我的车,她只用半天时间就处理好了手上业务,然后余下的几天,她又让我陪她玩,我俩都玩得很高兴。临走的那天,陆小倩突然提出包我的车回上海,我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,我想给我的妻子打个电话。就在我犹豫时,陆小倩望着我笑着说:“怎么,大哥,你不敢送我回上海?你怕我半路吃了你啊!”我一听也笑了,就说:“好吧,我送你回上海。”我不能看着到手的生意不做啊。

  我迅速将车开向通往上海的高速公路,大约6小时后,也就是晚上八九点钟的样子,我们来到位于上海浦东的一处高档别墅区。车子在一幢豪华的三层别墅门前停下,陆小倩指着别墅对我说:“我家到了,大哥进去坐坐吧。”我看看表,犹豫地说道:“这么晚了,我进去不大方便吧。”陆小倩向我抛了个媚眼,对我说:“我老公回香港了,要一星期才回来,再说,赶了这么远的路,不到我家坐坐也说不过去啊。”于是,我就熄了发动机,锁好车门跟陆小倩进了屋。

  进屋后,看到屋里的装饰,我暗暗吃了一惊,毫不夸张地说,陆小倩的家一点不比那些星级宾馆差,一时间,我显得手足无措。陆小倩很大方地请我在客厅宽大的真皮沙发里坐下,然后给我拿来饮料。陆小倩对我说:跑了一整天,身上都是灰,我去冲把澡。说着陆小倩就进了浴室,趁陆小倩洗澡时,我又仔细打量了一番房间。这时,我就看到柜子上摆着陆小倩和她老公的合影照片,我看着照片不禁皱起了眉头,陆小倩的香港老公竟是和她父亲差不多大的一个糟老头。我在心里愤愤地为陆小倩打抱起不平来。就在这时,我听到陆小倩在浴室里喊我:“大哥,请帮我拿条浴巾。”我一听不由愣住了,但我还是站起了身。浴室的门虚掩着,我刚走到门口,门一下打开了,赤身裸体如出水芙蓉的陆小倩猛地站在我面前。我脸腾地一下就红了,我急忙掉转头走到沙发跟前,没想到陆小倩跟了过来,她一下子从后面死死搂住我:“大哥,抱抱我。”我感到浑身的血一下就热了,我内心深处蓦地涌起一股强烈的冲动,我真想抱住面前的这个俏人儿。可就在这时我一下想到了我妻子,她此时肯定做好饭菜在家等着我,我顿时冷静下来,深吸了口气,沉着脸对陆小倩说:“小倩,你怎么能这样,请你把衣服穿上!”陆小倩怔了下,她松开我,又返回了浴室,不一会儿,陆小倩穿戴整齐地出现在我面前。此时,陆小倩显得很平静,她叼起一根烟,在沙发里坐下,陆小倩缓缓地吐着烟圈,对我说道:“大哥,我知道你有老婆孩子,我也不想破坏你的家庭,刚才你也看到了,我老公岁数大得足以做我的父亲,再说这个老家伙在外面也不止我一个女人。说实话,我生活得很寂寞,很痛苦,但我又舍不得离开现在这种富裕而舒适的生活,于是,在现实生活中我一直想找个可靠的情人。可那些臭男人都是冲我的钱来的,说老实话,大哥你是个心地善良,为人正直的好男人。不瞒你说,见到你之前,瓦城我已来过三次,那天我坐你车去洪武宾馆,你是第一个没有宰我的司机。我装有重金的包丢在你车上,我原本已不抱什么希望了,而你却一直在楼下等我,从那时起,我就喜欢上你了,这段时间,我们在一起又处得很愉快。这样吧,大哥,我们干脆做一笔交易吧,你做我情人怎样,我每月给你5000块钱。”

  我一听这么多钱,心里不由一动,再说我也确实喜欢小倩。但随即我就在心里责骂起自己来:“你把自己当成什么人呢?难道,为这5000块钱,你就心甘情愿当这个小富婆的二爷吗?难道感情真的可以用金钱收卖吗!”想到这里,我忽地一下从沙发里站起身,我板着脸对陆小倩说:“小姐,我确实需要钱,但这种事我绝不会做,你租我的车可以,感情是不可以出租的!”说完,我掉脸就朝屋外走去,连陆小倩在我身后喊了什么,我也没听清。

  一晃半年时间过去了,我依然在瓦城开我的出租车。从此后,陆小倩再没有给我打过电话,我已渐渐地把她忘记,只是有时脑海里会偶然出现那个穿红风衣的时髦女子的身影。不知怎么,我一想到陆小倩,就从心里对她产生一种怜悯。

  一天上午,我像往常那样在火车站外面候客。这是个春天的上午,暖融融的阳光透过车窗照在我身上,我不禁有些困意,就在车里打起盹来。就在这时,有人敲我的车窗,我抬头一看,不由愣住了,只见车窗外站着一位身着牛仔衣牛仔裤,留着一头披肩秀发,像阳光般清新的美女,那美女正歪着脑袋冲我笑,这不是陆小倩吗?陆小倩见我发怔,笑着对我说:“怎么,大哥,不认识我啦!”我连忙打开车门,让小倩上车。我问陆小倩:“你这是——”“哦,我和那个香港老头拜拜啦,我这是来瓦城投奔我中专时的一位同学的。”我一听吃惊地张大嘴。陆小倩继续对我说:“对不起大哥,我上回骗了你,其实那香港老头根本就不是我的什么老公,我只是那老头包养的众多二奶中的一个。那老头很喜欢我,他为了让我死心塌地做他的情妇,他除了在上海给我买了幢别墅外,还让我打理他在上海的公司,另外,他每月付给我1万块钱包身费。说实话,我不喜欢那老头和那种生活,可是为了钱,我忍住了。自从上次听了你的那番话后,我思考了很久,我想还是大哥你说得对,感情是不能出租的,我不能就这么将我的青春岁月交给一个糟老头子。前段时间,我在瓦城联系了一家公司,准备出任那家公司的业务经理,我决心离开香港老头自己干一番事业……”我不由听得呆住了,这时车开到城南的一片住宅区,陆小倩指着眼前的一幢楼房说:“大哥,我到了。”

  我下意识地将车停下,陆小倩丢给我一张20元的票子,然后就跳下了车。我还坐在那儿发怔。这时,走了两步的陆小倩又停下脚步,朝我挥了挥手,然后调皮地眨眨眼说:“大哥,我们还是好朋友,对吗?”

  我心里一热,用力点了点头。


水性墙漆 http://www.chenyang.com/
-

-

相关阅读

dantangjian资讯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