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会 > > 正文

回溯前尘

2020-11-15

? 砰砰! ? 一位头发苍白年约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,踏着蹒跚的步伐不小心撞到招牌的一角,招牌被撞得摇摇晃晃的,幸好没有倒下。中年男子没有理会招牌的摇晃,只是嘴里念着: “要是能卖我什么都忘记的酒就好了!”中年男子似乎喝醉一般地摇晃着走进商店街。 ? 中年男子晃着身体来到一家酒店,近乎本能地走了进去,一进门屁股都还没沾椅就大喊着: “来一杯啤酒。” ? 店内也有稀疏两三个人在喝着酒,最多只是抬起头瞄一下是什么样的新客人,然后就又各自沉醉在自己的酒杯里。而店内看起来也没有服务生的样子,中年男子似乎没有察觉,随便挑一张桌子坐了下来。 ? 等了一会儿,店里除了轻快的爵士乐以外就没有其它反应。中年男子站起身还想再叫的时候,一名服务生打扮的年轻男子,诡异地出现在中年男子的身边。他手里拿着一大杯的啤酒说: “先生,你的啤酒来了,请问你还要点些什么吗?” ? 中年男子没有理会,一个仰头就把这杯啤酒灌完,他重重地放下酒杯意犹未尽地说: “再来一杯。” ? 服务生没有马上接过杯子,把一张菜单放在桌上才拿走酒杯。中年男子睁着醉眼迷蒙的双眼看了一下,嘲讽地说: “美梦酒?哈哈,不管多好的美梦,总是会醒来的,醒来后一切都还是一样。” ? “没错,不管多好的美梦,醒来后一切都还是一样。”不知何时丽可出现在中年男子背后,她手上还拿着雪客杯轻轻地随着音乐摇动着: ? “小姑娘,你也懂这个道理啊,不错、不错!”中年男子似乎喜欢上这个少女,高声大喊道, “再给我多来一杯啤酒。” ? 中年男子刚喊完,服务生竟在同时出现,放下两杯啤酒后就转身消失。显然,喝醉的中年男子没有发现刚刚的异状,拿起一杯啤酒递给丽可说:“这是给你的,年轻人。” ? 丽可笑笑地把酒杯推回去说: “我是这里的调酒师,不能喝酒。不过我可以请你喝点不一样的东西。” ? 丽可打开手上雪客杯的盖子,滴几滴里面的液体到中年男子手上的啤酒里面,然后做出“请喝”的手势。中年男子有些纳闷地看着手上的啤酒,不过看到丽可那真诚的笑容,也就仰头喝下手上的啤酒。 ? 几乎是一口气喝下,味道除了一般啤酒的苦涩外,还带着一股甜香刺激着嗅觉,让他突然觉得这酒变得非常好喝。喝着喝着,眼前的景象居然开始转变,他居然看到眼前站着一位年轻貌美的女人,她身旁还站着一个三四岁的男童。 ? 女人正用浅浅的微笑看着中年男子,而男童则是伸出双手像是要男子抱抱他,中年男子忘情地伸出手想把男童抱起。突然眼前景象一转,又恢复原本酒店的景象,而伸出去的手则抱着不知何时喝光的酒杯。 ? “怎么样,这杯酒不错吧?”丽可微笑地看着中年男子,想知道他有什么反应。 ? 中年男子看着手上的酒杯,叹口气说: “很不错的酒!不过满足不了我的。” ? “那这种酒一定能满足得了你。”丽可指着单子上的一行说。 ? 喝了刚刚的啤酒,中年男子似乎酒醒了不少,他拿起单子仔细一看,上面写着:回溯前尘——十年寿命。 ? “回溯前尘!?看起来很不错的样子,十年寿命?反正继续活下去对我也没什么意思,就买一杯看看,看看这次的酒能不能满足我。”中年男子看起来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讲给丽可听般念着。 ? 丽可没有说什么,只是弹响手指,马上就出现另一个年轻男子服务生。他推出一整车调酒工具和各种酒。 ? 丽可稍微检查一下有没有遗漏后说: “先生,请问你确定要买回溯前尘吗?” ? 中年男子深深地吸一口气,缓缓地吐出后说:“好的,我要买。” ? 丽可点点头后,熟练地从推车上取出几瓶她需要的酒,接着就像表演特技般一瓶瓶丢在空中旋转。 ? 这时不知是巧合还是丽可刻意配合,跟随着店里的音乐接下一瓶酒。顺着萨克斯的长音吹奏滑向雪客杯在里面倒几滴,在音乐一个转奏下就把酒瓶丢回推车上,再继续接下一瓶。 ? 那个服务生也没有闲着,忙着取出一些像是盐巴、砂糖、冰块之类的东西,打开盖子等着。丽可像是排练很多次般,头也没转就随手抓起一小撮,有如抓起音符般丢进雪客杯里头。还在音乐转变的同时用力敲下放在冰桶里的汤匙,让里面几块冰块从里头跳出,直飞入雪客杯里头。 ? 当冰块在雪客杯里发出清脆的声响做伴奏的同时,丽可也在瞬间盖上盖子,开始摇晃杯子里头的饮料。丽可时而上下激烈地摇动发出有如砂铃般的节奏,时而让雪客杯在空中高速翻转配上萨克斯的音调变化,接着又有如特技表演般让雪客杯在身上缠绕滚动,却都不曾落到地面。 ? 最后看起来是够了,丽可打开盖子任由杯子里头淡桔色的液体倾泻而出,一旁的服务生早就准备好酒杯,及时上前接应。时间抓得好到连一滴液体都没漏掉,音乐也刚好进入尾奏和缓地跟着液体流入杯中。 ? 淡桔色的液体,随着注入酒杯的增加,颜色逐渐加深,最后就像秋天枫红般的深桔红。而饮料里头还有一些不明物不断沉至杯底消失,就有如落叶般不断地飘落。 ? 丽可把酒杯接过来,推给中年男子并且摆出“请喝”的手势,男子看着桔红的液体在杯中轻轻地荡着。最后下定决心般地伸手握住酒杯,一个仰头就把整杯酒灌入喉头。 ? 虽然酒是快速地滑过舌头,不过舌头却在这嚼间尝到甜酸的滋味,而入喉的酒也在酒杯清空的同时,往头顶冲上一股劲。眼睛马上被这股劲冲得眼前发白,眼泪几乎就要夺眶而出。中年男子有些承受不住地闭上眼睛,并且揉揉发酸的鼻子,然后张开了双眼。 ? “咦?我不是在酒店吗,怎么突然躺到房间的床上,难道我喝醉了所以被抬到旅馆了吗?可是这个房间怎么那么熟悉,好像是十年前居住过的房间。”中年男子奇怪地四处查看,事情怪异得让他连没有发生宿醉该有的头疼都没注意到。 ? 这时男子注意到他身边有个用棉被盖着的突起的东西。他好奇地去碰碰那突起的一团,这时那一团忽然震动一下,吓得男子迅速收回手。随后看到那团东西一动也不动的,男子更加放胆地去碰了碰,这回那团东西不只是动了起来,还出声说:“怎么了吗?” ? 这声音怎么那么熟悉,这不是他那朝思暮想,做梦也梦到的声音?男子赶紧起身查看,那团东西也慵懒地转过来面对男子,露出那张只有梦中才能见到脸庞,而那脸庞正显示着有点恼怒的表情说:“这么早叫我起来做什么啊?” ? 男子激动地抱紧梦中女子,深怕一个不小心她又从指缝间溜走,而女子则纳闷地说: “怎么了俊德,怎么好像几十年没看到我的样子?” ? 俊德抱得更紧说: “我刚刚做了一个好长的噩梦。梦到莲桦你去世了.然后我就无心工作,整天借酒浇愁……最后……” ? 莲桦轻轻地拍着俊德的背说: “那只是噩梦而已。我没有事情,放心好了,我不会就这样随便离开你们的。” ? 俊德这才松开手,看着眼前最真实的存在,摸着手中最实质的触感,确定这不是梦,是真真实实的存在。那之前所梦到的事情是怎么回事呢?大概是最近工作太累了吧。 ? 所以他才会听从妻子的意见,跟公司请个年假,然后全家人去旅游散心。昨天晚上已经都准备好,今天就要出发去南边一个森林游乐场。看着堆在房间一角的行李,劝慰自己只是一场梦而已,不要那么多心。 ? 起床梳洗一番,妻子去叫醒儿子起床,自己则是去泡壶咖啡,顺便装上一壶。免得路上开车的时候精神不足,然后撞出山崖坠毁。咦?我怎么知道是撞出山崖坠毁,该不会是刚刚那场梦的影响,算了,凡是小心一点比较好。 ? 在妻子的催促下,儿子也着装完毕,兴高采烈地准备出门,妻子也一一检查家里的安全,确定没问题后准备出门。即将要关上门的时候,俊德突然说: “儿子的宝贝熊带了吗?” ? 莲桦这才惊觉到忘了带儿子的宝贝熊娃娃。儿子最喜欢那个娃娃,如果晚上不抱着那个东西睡觉就会整晚吵,所以只要是出门都会带上宝贝熊娃娃。妻子赶紧回家里找出娃娃,然后确定一切都没问题就安心地关上门。 ? 开车的时候,莲桦看着儿子抱着熊娃娃满足地在后座看风景,然后微笑地问着正在开车的俊德说: “奇怪,你平常是不会记得这些小事情的,你怎么会突然想到要带儿子的宝贝熊?” ? 俊德熟练地握着方向盘说: “不知道。也许是临时突然想到吧,这叫做灵机一动,对吧?” ? 莲桦笑笑地转过头去聆听着车上音响播放的抒情歌曲,她认为丈夫实在是太累了,所以从早上开始就怪怪的。这次旅游一定要让他好好休息,也许可以尝尝许久没有过的激情。 ? 公路上,来往的车辆高速地飞驰着。不知道为什么,今天自己好像特别小心的样子,不但保持着行车的安全距离,而且没有超车,这是过去自己不曾做过的。 ? 连妻子也觉得他很奇怪,不过想到以前那种心惊胆跳的样子,以为丈夫已经知道安全的重要,也就特别地遵守交通规则,所以也就没有追究自己为什么会变了那么多。 ? 俊德总是认为不久以后会有事情发生,到底会发生什么事情,却怎么样也说不清楚。梦中自己好像是在走山路的时候发生事情的,也许梦里只是警告自己,如果自己再这么乱来,那现实真的会出事。 ? 这么想了以后,俊德也觉得还是安全地开车比较奸。也就不在意自己异常的态度。很快地来到目的地的山脚,看着往上延伸的斜坡,俊德不自觉地打了个冷颤,这条路出乎意料的眼熟,明明他是第一次来这里啊。 ? 看着斜坡上的公车站牌、路边小贩、民居,俊德几乎可以预测出下一个转弯会出现什么,难道那个真的是预知梦。不对,一切的感觉都那么真实清楚,不可能是预知梦,而且他还记得最后喝的那杯酒。 ? 那杯酒的名字好像是叫做回溯前尘,难道那杯酒真的让他回到过去?这么奇异的事情怎么能让他相信?还不如预知梦更让他信服。但是熟悉的记忆让他不得不去承认这一切事情,到底是回到过去还是预知梦。 ? 想到当时他想喝那杯酒的原因,原本以为那杯酒可以让他再次经历过去最欢乐的时光,就算只是幻影也甘愿。只是没想到居然是让他回到让他感到最痛苦的过去,如果真的是回到过去,那么他真的付出十年寿命买那个酒了。 ? 付出那么长寿命买回的只是人生最痛苦的回忆,那有什么意义。等等,今天早上怎么会多准备一壶咖啡,而且还记得要带儿子的宝贝熊娃娃,开车也一反常态,这次特别地遵守交通规则。 ? 记忆中,原本的过去并没有这些事情啊,难道说他正在改变过去的事情,只要他去注意,过去发生过的事情就可以被他改变。这时候车子经过一处弯道,刚好一辆红色车子从上头疾驰而过,也许是弯道过窄,使车子稍稍擦撞护栏。 ? 不过幸好那车子的主人驾驶技术好,所以很快地就经过那个弯道继续朝山下驶去。那车子是没什么事情,但是这个景象却让俊德惊呆了,这个弯道就是当时他出事的地点,那么深刻痛苦的回忆,是不可能忘掉的。 ? 莲桦看着丈夫看到人家疾驰而过的车子,不但没有大骂还冷汗直流,担心地问: “怎么了,累了吗?” ? 俊德摇摇头表示没事,他怎么能把刚刚想到的事情讲出来呢,这样不就会吓坏妻子。这一切自己知道就好,现在只有自己能保护妻儿,关键的时候自己就要尽全力保护最心爱的家人。 ? 怀着满腹想法的俊德,终于把车子开到目的地,反正来都来了,而且事情发生的时间是在后天。那这段时间就尽情地游玩休息,让他能有更多的精神应付这场意外。 ? 这三天的假期,由于俊德心里有事情,所以不能玩得尽兴。不过看到妻子和儿子能玩得那么开心,自己心里也开心起来。不过随着时间逝去,久远的记忆也逐渐开始清晰起来,想起当时为什么精神会不佳了。 ? 第一天因为儿子玩得很累,所以一上床就睡了。第二天则是儿子终于发现他们忘了带宝贝熊娃娃,哭闹一整晚。虽然后来及时去买了替代的娃娃回来,不过还是折腾到很晚才睡,所以隔天精神相当不好,可是假期就要结束了,还得尽快赶着回家。 ? 到了半山腰,不知道为什么,只知道自己眼睛合上一两秒的工夫,便听到妻子的尖叫,等张开眼睛已经来不及了,眼前一阵缭乱,车子就冲出护栏,后来自己趁车子还没摔下去前赶紧开车门逃出去。 ? 当他想回头救妻子和儿子的时候,没想到车门居然被护栏卡住,而且车子也因为重量的关系,整辆车逐渐往悬崖下滑去。偏偏在那时候他却放开了手,眼睁睁地看着车子坠落山崖。 ? 也许自己应该感谢那个酒店的调酒师,她让他能回到过去修正自己所犯下的罪,即使因此减去十年寿命。如果失去最心爱的人,活再久有什么意义。 ? 看着开心玩耍的儿子,确定自己回来的意义后,俊德打从内心笑了出来。游玩期间虽然他伪装得很好,不过妻子还是察觉到他的不对劲。虽然丈夫什么都没有说,但莲桦感觉得到他现在有心事。不过当看到他自然地笑了出来,莲桦认为大概是自己想太多了吧。 ? 三天很快地过去了,俊德神清气爽地起床,儿子果然没有吵闹一整晚,所以睡得非常安稳。而且昨晚他们夫妻还重温年轻时的激情,现在身心方面都准备充足了。 ? “俊德,你带来的保温瓶是要做什么的?”莲桦从行李中拿出俊德准备的咖啡说着。 ? 俊德这才想起前天他准备的咖啡,于是赶紧拿过来说: “喔,这是我要喝的,可以让我在路上保持清醒。” ? “你昨晚太累了吗?抱歉,我昨天不该那么急切地要求。”莲桦想起昨晚的激情,还有些害羞地说。 ? 俊德赶紧说: “不是的,昨天我很开心。我睡得很好,就算不喝咖啡我也是很清醒的,你不用担心。” ? 听到丈夫的保证,莲桦放心地点点头,并且把头依靠在丈夫的胸膛里,享受着已经好久没有感受过的浪漫温情。 ? “妈妈,我要喝水。”儿子不识相地闯入二人世界说道。 ? 莲桦害羞地迅速弹起身体,并且急忙带着儿子去喝水。俊德这瞬间感觉自己非保护他们不可,于是他拿起保温瓶,倒出一大杯咖啡喝下。咖啡的苦味,狠狠地刺激俊德的神经,将他全部的精力都唤醒过来。 ? 活动一下全身的筋骨,准备今天一定要全神贯注地开车。不要出任何意外,平安地回到家里。 ? 由于明天还要上班,因此莲桦催促着俊德赶快回家,虽然儿子一直在旁边吵着还要继续玩。不过俊德想想还是早点回去,趁早上山上车少,回家时发生意外的几率就会更低。 ? 比平常更加慎重地检查车子有无问题,刹车一切都良好,确定都没问题后俊德才叫妻儿上车。虽然丈夫这次检查比平常认真,而且确定都没问题,但是莲桦心中总是有些不安,总觉得今天会发生事情,而且丈夫好像早就知道一样。 ? 不过莲桦还是不断安慰自己,只是多心,实际上并不会出事。丈夫不是都检查过没问题了,而且他开车也比平常更加小心,一定不会有事的。 ? 下山的路上。果然路上都没什么车子,让俊德下山格外顺利,不过就算这样,他还是保持着普通速度,不想测试自己的开车技术。就这样平安地过了一个个弯道,而离记忆中出事的弯道就只剩两个弯道了。 ? 仔细看着镜子,紧张地开过弯道,等看到前方一切都没问题,俊德才缓缓吐出一口气,接着马上再打起精神注意下一个弯道的动静。镜子显示下一个弯道没有车子驶来的迹象,俊德放心地握着方向盘准备转过去。 ? 这时突然听到一阵刺耳的声音从后方传来,还来不及意识到怎么回事,就从后照镜看到一辆红色的车子疯狂地从后方驶来。看那辆车丝毫没有减速的样子,直接朝他们冲来。 ? 俊德怕跟那辆车发生擦撞,赶紧把车移到外侧,想避开那辆疯狂的车子。但是对方车速太快了,根本来不及闪躲,那辆车就狠狠地吻上他们的车屁股。 ? 俊德只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冲击力,整个身体也紧紧地贴着椅子,又马上被惯性作用给弹得向前倾。等到俊德抬起头看着前方的时候,弯道的护栏已经近在眼前。 ? 俊德赶紧转动方向盘,想要逃开,但是无奈惯性太强,整辆车猛力地撞了上去,把护栏给拦腰撞断。俊德自己也被惯性作用,整个头就撞上方向盘上,幸好安全气囊及时弹出,才没把俊德的头给撞伤。 ? 看着眼前深不见底的悬崖,俊德紧张地想要开启车门逃出去,这时他突然想起他是回到过去,怎么能犯下跟过去一样的错误?于是俊德赶紧转头拍醒被吓昏的妻子,并且叫着在后座睡着的儿子。 ? 莲桦醒来后,看到眼前的情景吓得尖叫,幸好俊德及时安抚她说: “没事,车子还有一半以上挂在护栏上,快点带着儿子逃吧。” ? 妻子冷静下来后,这才听从俊德的话,打开车门逃出去,并且急忙打开后座的门抱出儿子。但是一个不小心,儿子手上的宝贝熊娃娃撞到车顶,熊娃娃掉回车内,儿子瞬间就大哭起来。 ? 莲桦原本想要进来捡,却被俊德喝斥说: “别捡了,我来就好,你不要进来。” ? 俊德马上捡起熊娃娃丢出车窗后,才赶紧解开安全带准备逃出。没想到为了捡熊娃娃,慢了那么一两秒,车子已经开始滑动,而且车门也正好被撞断的护栏挡住打不开,俊德就这样跟着车子一起滚下悬崖。 ? 莲桦才刚捡起了熊娃娃,抬起头就看到俊德被困在车内,然后简直是一眨眼的时间,车子就快速地往悬崖下滑去。接着听到一连串碰撞的声音,最后听到一声爆炸的声音。 ? 莲桦先是望着悬崖发愣,最后才意识到发生什么事情,一瞬间情绪控制不住,整个人便跪倒在地大喊着: “俊德!” ? 十年后。 ? 奇梦商店街来了一对客人,一个是四十多岁的中年妇人,由读中学的儿子搀扶着走进商店街。这位妇人虽然还只是中年,但是她的头发已经全白了,医生说是当时所受刺激太大,所以头发全白了。 ? 他们来到酒店门前,儿子对着莲桦说: “我听说这里有卖可以让人重温美梦的酒。妈,你要不要进去喝喝看?” ? 中年妇人看着酒店里面正调着酒的丽可说:“做完美梦后醒来,一切都还是一样。喝了没意义,我们还是去看看其它东西吧。” ? 看着门外离去的客人,丽可边继续调着客人需要的酒,边对醉倒在一旁的老头说: “姆提克,你不要老是泡在我的店里好吗?” ? 姆提克拿着空酒杯晃晃说: “你的店在这里根本不受欢迎,隔壁那家店才比较受欢迎。” ? 丽可原本还想开骂着,不过姆提克不知道感应到什么。马上丢下酒杯就往门外冲去,连酒钱都还没付。 ? 丽可插叉着腰看着姆提克的背影,最后还是不理他,回到吧台后面,边擦着杯子说: “算了,反正我已经收到酬劳了,今天就不跟他计较。”


家装水 http://www.chenyang.com/shuiqi/jiazhuang/
-

-

相关阅读

dantangjian资讯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