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会 > > 正文

恐怖之源

2020-11-16

贾伟博是个警察。

他自警校毕业之后,一直在重案组里工作。

在他刚刚开始进入重案组的时候,第一次执行任务,就是查看凶杀案件的现场。

那是他第一次看到死人。

死者是个男人,被他的妻子砍死的,死相想当的凄惨,因为发现的时间较晚,尸体已经散发出极其浓烈的腐臭味道。

那具男尸的身上全都是伤口,伤口上的血液已经凝固而干裂了,尸体上全是白色的蛆虫,在伤口上来回的蠕动,看起来恶心急了。

贾伟博看到这尸体的样子,就忍不住吐了起来,在他的心理,恶心的感觉远远小于恐惧。

他不知道,究竟是因为什么深仇大恨,导致夫妻反目,还下了如此毒手。

他不知道,这样惨死的人,会不会变成厉鬼,会不会对那女人进行报复,会不会所有看到这具尸体的人都会受到诅咒。

当他吐完之后,重案组的组长找到了他,问他害怕吗,他如实的回答了组长。

组长告诉他,只要心正,就可以无视一切的恐惧,心正不怕影子歪,只要没有做过什么错事,对得起自己的良心,任何的恐惧都会消失。

这句话被贾伟博记在了心理,从此以后,任何恐怖的场面都不会让他感觉到恐惧了。

他敢一个人大半夜的进入停尸房寻找证据;也敢一个人用手去拼凑被碎尸的死者;还敢一个人到河里去捞取枉死的尸体。

也正是因为这样,很快的得到了领导的重视,受到了提拔,也接替了重案组组长的位置。

原来重案组的组长已经成为了局长,贾伟博更是被局长一手提拔上来的,所以,局长很重视他,也很信任他,很多的重大案件都交给了贾伟博处理。

几年以后,贾伟博成家了,已经成为了人父。

由于工作的繁忙,他很少有时间回家,每次回家的时候,他都非常的珍惜和老婆儿子在一起的时间,他感觉,自己对不起老婆和儿子,没有尽到一个做父亲和丈夫的责任,感觉亏欠妻子和儿子。

所以,老婆和儿子有任何的要求,他都会尽量的满足,即使是他做不到的,也会想尽办法去做。

也正是因为他如此的做法,导致他老婆的要求越来越高,越来越离谱。

刚开始的时候,他老婆只是向他几百几百的要钱,说要买一些化妆品。

这个要求对他来说也不算什么,毕竟才几百块钱而已,自己经常不在老婆的身边,已经亏欠她很多了。

后来,他老婆居然几千几千的向他要钱,他一个警察,工资也是有限的,一个月下来也就是几千块钱而已。

为了满足他老婆的要求,他几乎将所有的工资都交给他的老婆,而自己在出任务的时候,经常都是饿着肚子。

可他老婆也并没有因此而停止,反而变本加厉了,一次居然向他要几万块钱。

当时,他很奇怪,问老婆要那么多钱干嘛?

他老婆回答他,是老家的亲戚借钱,如果不帮忙的话,会很没面子的。

贾伟博当时也没有多想,就找自己的同事借了一些,毕竟,这是借出的钱,人家总会还的,到时自己也能还得上。

可让他难以接受的是,他老婆每隔几天,就会向他要一大笔的钱,他已经把所有的同时都借遍了,甚至同时看到他之后,就会下意识的躲避,怕他借钱。

而他此时也感觉到了老婆的异常,不知道他老婆要那么多钱究竟干什么!

于是,他动用自己掌握的人脉和手段对他的老婆进行了侦查。

这一查之下,立刻就发现了很多让他吃惊的事情。

他的老婆在吸毒,还欠了赌场一大笔的高利贷,每次给他要的钱,还不足以还人家的利息。

贾伟博知道这个信息之后,他气坏了,当时就匆匆忙忙的赶回家,质问他老婆,这么做究竟是为什么?

他老婆听到他的质问之后,并没有任何的惊慌,反而指着他的鼻子问道:“你关心过我吗?你关心过儿子吗?你关心过这个家吗?”

一连三个问号,问的贾伟博哑口言,不知该如何回答。

为了给老婆还债,贾伟博绞尽脑汁,他所有能想到的办法都已经想过了,所有能借到钱的同事都已经借遍了,他已经走投无路了。

也就在这个时候,有一个人出现在了他的面前,这个人正是他一直都在追捕的一个连环杀人案的凶手。

这个人给了他钱,给了他一大笔钱,让他无法拒绝。

在这种情况之下,贾伟博是很害怕的,害怕会东窗事发,更害怕会遭到报应。

可是,为了他老婆,他别无选择,只能只能选择了接受。

有第一次,就有第二次,贾伟博逐渐的走上了这条不归路。

他收的钱越来越多,胆子也就越来越到,甚至利用局长对他的信任,拉帮结派,把整个重案组搞得乌烟瘴气。

他做的很隐秘,再加上他以前办案的表现一直都非常的好,他的领导一直都没有怀疑过他,甚至,还多次推举他接任副局长的位置。

贾伟博最近春风得意,感觉以前的自己非常的傻,现在这种生活才是他需要的生活。

这天,他又收了两块金条,心理得意极了,高高兴兴的回到了家中。

当他进入家门的那一刻,让他惊呆了,他老婆和儿子居然都死了,死相相当的凄惨,几乎都已经被碎尸了。

以前的时候,看到这种尸体他也不会害怕,可是,今天他却异常的恐惧。他不知道是什么人杀了自己的老婆和儿子;更不知道这些人究竟为什么要杀自己的老婆儿子。

老婆和儿子已经死了,下一个被杀的会是自己吗?

贾伟博吓得腿都软了,一屁股坐在了地上,他害怕,害怕下一个将会是自己,他向着门口的位置爬了过去,想要离开这里。

他第一次感觉,自己的房间是这么大,感觉自己和屋门的距离是那么的遥远。

当他爬到门口的位置之时,感觉自己身前一空,向着楼梯的下面滚下去。

第二天,他被发现的时候,已经被摔成了傻子,嘴里只会说一句话:“我怕、我怕、我怕怕!”


唐山租房信息 https://ts.c21.com.cn/
-

-

相关阅读

dantangjian资讯网